浙江政务服务APP

旅游界大咖把脉金塘旅游发展实现全域共建共融共享

作者: 发布日期:2018/10/11 9:49:23 来源:

9月8日至9日,金塘管委会和鲸天下旅游景区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举办沙龙系列活动,邀请国内旅游界的大咖以中国式海岛游的产业升级为主题,围绕智慧景区与全域旅游的关系、古村旅游的开发和经营、海岛精品民宿的特色运营和海岛文旅产品的演变等方面展开讨论。

  沙龙前,参加活动的嘉宾先后参观了大鹏岛、仙人山、中澳现代产业园规划展览馆、李子苑景区、柳行古镇等。大家普遍认为,金塘发展海岛式旅游要做到全域共建,形成全域共融,实现全域共享。

金塘的旅游资源是无需雕饰的

“每次经过舟山跨海大桥,都会想中间那个大岛是什么地方,总想上去看看。”上海狂龙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雅姝来过舟山好多趟,遗憾的是之前却从未登上过金塘岛。“印象最深的是原生态的大鹏岛百年民居和仙人山景区,站在山顶可以俯瞰山海圣景。”    

杨雅姝认为,海岛的生态资源和文化资源,是大陆比不了的。海岛文化是一种民俗文化,可以用沉浸式的度假方式体验这种海岛民俗。怎么定位和抓什么样的卖点,该深入挖掘出来,再积极串联包装起来。

让游客有回家的感觉,离开喧闹的城市返璞归真,这是观智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所秉持的理念和打造的方向。策划总监李伟认为,发展海岛游应该是家的感觉,它尺度很小,很宁静,给人以返璞归真的感觉,是一种生活式的度假。

“金塘有很好的旅游资源,而且这种资源是无需雕饰的,好好梳理下,能打造出适合海岛度假、符合市场需求的旅游目的地。”喜神基金文旅联盟总经理何文涛表示,金塘可以按照“自然、生态、静谧、安全”的基本要求,利用居民自有住宅,结合当地人文、自然景观、生态环境及乡村资源加以设计改造。

打造全域旅游要有好的产品

“大到旅游的规划,小到旅游衍生品设计,我们都会协助政府部门去完成。”鲸天下旅游景区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倩介绍,今年4月,公司和金塘管委会签订了《金塘大鹏岛全域旅游项目投资合作协议》,将深入挖掘金塘岛的旅游和文化资源,并与有意向的旅游投资及运营管理企业合作,促进金塘文旅产业发展。目前,该公司已在金塘设立了分公司,还将有团队长期入驻。

在张倩看来,当前国内很多地方都在开展全域旅游建设,全域旅游既要旅游者满意又要全社会受益,就需要打破门票经济,发展产业经济,扩大旅游消费,增加旅游收入。现在很多海岛游形成不了独立的产品,其实旅游是一个综合类的概念,尤其是金塘秉承一些传统文化,还有本地文化,如何依托旅游形成可持续地发展。

嘉宾们普遍觉得,从全域角度看,金塘很适合做度假,有沙滩、有大海、有古村落。大鹏岛印象很深,非常有特点,村落肌理好,又相对封闭,有特色的村落产品,很有条件。打造全域旅游要有好的产品。 从旅游需求者角度来看,旅游产品是指旅游者支付一定的货币、时间和精力所获得的满足其旅游欲望的经历或体验。

何文涛认为,发展度假有一个基本业态,那就是酒店。主题酒店主要讲究的是一种归属感,为前来旅游的人们带来轻松愉悦的感觉,在促进旅行者身心健康的同时,也提供一个休闲和开拓视野的机会。所以在他看来,旅游主题洒店需要拥有良好的环境以及完善的配套设施和专业的服务水准。“首先在接待方面,要用专业的服务以及配套的设罝来为旅行者提供良好的休息场所。其次在休闲的方面,要利用自然风景来给予旅行者放松身心的需求。最后,旅游主题酒店需要结合当地的文化来丰富自身的特色,满足旅游人们的好奇心,与其他地区的酒店区分开来。”

乐宿酒店管理公司创始合伙人刘杨则从文创的角度来看待产品在发展旅游中的作用。在他看来,现代旅游经济中,文创商品已是继交通、住宿、餐饮之后,它已成为拉动旅游业的重要动力。旅游与文创在主题、内容、形式、载体、服务等方面都可以深入互动。旅游文创化,能丰富甚至创新旅游产品的核心产品、有形产品和延伸产品;文创旅游化,能拓展甚至开辟文创产品的新市场、新资源。

  “旅游产品定位目标人群的时候越精准、越小越好。旅游产品都要有自己的目标人群,这是个性化时代,甚至是碎片化时代。”嘉宾们的共识是,不要试图取悦每一个人,但一定要让喜欢的人更加喜欢。没有必要浪费太多时间在不喜欢的人群身上,之所以定位越精准、越小越好,就是有更多的时间去关注喜欢的人,真正理解他们想要的,从而完善我们的旅游产品。 

保护和开发同等重要

尽管近年来我国民俗文化旅游发展取得长足发展,但在开发过程暴露出的问题同样不容忽视。例如,过度开发问题,对稀缺的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和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再如,商业气息过重,失去了民俗文化旅游的原真性,背离了了民俗文化旅游的开发初衷,无法实现保护和传承民俗文化资源的目的。除此外,外来文化的冲击,也使得传统民俗文化遭到严重冲击,甚至逐渐失去了原有的民俗特色。

对此,张倩认为,金塘全域旅游的打造还是要保护为主,尊重当地的文化、建筑、原始的生活习惯,其他的元素有序地植入。在规划开发过程中,应当注重对民俗文化的保护和传承,避免过度开发、过度商业化,造成不可修复的破坏,那必将得不偿失。

与张倩持相同观点的有刘杨。在他看来,资源是不可再生的,用一块少一块。旅游资源大多是自然及人类文化遗留下来的珍贵遗产,不但具有易受破坏的脆弱性,而且还具有难以恢复的不可再生特点。对海岛来说,由于季节影响,旅游者出游时间集中。旺季时,岛上旅游景区常超负荷接待,过多的游客造成频繁和高强度的休闲活动集中在海岸有限的空间地带,这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不利影响。

“在旅游开发中,必须将保护诸如大鹏岛这样的古代民居建筑、维持自然生态及历史文化氛围置于首要位置。”刘杨说,对古村落旅游环境的承载能力进行科学评估并做动态调整,保证旅游开发的力度不能超出古村落自然及人文环境承载能力。过度商业化与原生环境维护的矛盾,是各地古村落旅游开发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要努力构建保护与开发互促共进机制,形成保护与开发的良性循环。